• 歡迎來到珠海市斯密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新聞資訊

    自動鎖螺絲機:自動化設備行業研究報告

    日期: 2021-07-02 11:51 點擊:

             2021年繼續全面看多通用自動化板塊,主要包括機器人、激光、注塑機、機床四大細分子行業,在制造業投資持續回升的大背景下,疊加技術升級和國產替代,通用自動化板塊是制造業投資復蘇的彈性品種。

             新一輪制造業投資復蘇的典型特征或將為“制造升級”,具體體現在高端產品占比提升,自動化改造比例提升,國產化程度提升三大趨勢。我們認為,隨 著中國經濟從增量時代進入存量時代,新一輪資本開支的擴張將更加側重于設 備的更新升級和自動化改造,且體現出高端化、自動化、國產化三大趨勢。高端化:制造升級帶動制造業中的設備類投資隨之升級,體現為設備投資中的中高端產品的比例逐步提升;自動化:全球制造業轉移受低成本趨勢推動,我國面臨產業升級的歷史機遇期,傳統產業在中國完成自動化升級是更優的選擇;國產化:技術進步疊加供應鏈安全保證,進口替代加速。機器人、激光、注塑機和機床四個行業雖然同屬有“工業母機”性質的通用設備領域,但每個行業由于自身發展階段不同,當前時點的邏輯側重點不同。機器人更看重行業空間擴大和進口替代趨勢,激光更看中滲透率提升和國產高端領域突破的節奏,注塑機更看中出口和格局,機床領域高端看政策、低端看格局。工業機器人:后疫情時代機器換人加速,千億市場蓄勢待發,國產品牌 技術進步促進進口替代;激光:應用場景突破持續拓展增量市場,中低功率領域競爭白熱化,產 品升級、原材料自制率提升疊加高功率激光器產品性能提升推動國產化進 程;注塑機:全球經濟復蘇出口市場有望擴大,格局優化龍頭企業受益彈性 更大;機床:行業處于 10 年大周期底部,大而不強未來有望誕生行業整合者。

    一、現象:通用自動化行業體現出類似的周期性特征,2020 年起拐點向上

    (一)以機器人、激光、注塑機、機床為代表的通用自動化行業體現出類似的周期性特征工業機器人、激光、注塑機、機床等通用自動化設備由于景氣度均與制造業投資相關, 歷史上主要受汽車制造業投資、3C 制造業投資及其他一般制造業投資波動影響,景氣趨 勢上體現出方向上的一致性(幅度有差別)。工業機器人:通過復盤 IFR 公布的 2001 年至 2019 年的工業機器人銷量歷史數據, 全球工業機器人和中國工業機器人的銷量增速有著較為相似的變化趨勢,表現出 3-4 年左右的周期性。過去的 19 年出現過 2002-2005 年,2005-2009 年,2009-2012 年, 2012-2015 年,2015-2019 年 5 個 3-4 年的小周期,分別由 1-2 年增速上行和 1-2 年增 速下行組成。激光:我們以武漢文獻中心公布的歷年中國激光產業發展報告中的中國激光設備銷 售規模為指標,可以看出,激光設備行業同樣體現出 3 年左右的周期性,過去 9 年 出現過 2013-2016 年,2016-2019 年兩輪周期,激光作為一個新興產業鏈,數據較短, 從這近兩輪的數據來看,近 3 年變化趨勢與機器人一致,上一輪較機器人滯后一年。

            注塑機:由于注塑機行業缺乏行業性統計數據,我們以行業龍頭海天國際的營收數 據為代表說明行業的變化趨勢。從海天國際過去 17 年的營收增速變化趨勢來看,同 樣體現出 3 年左右的周期性特征,從增速低谷到下一個周期低谷的時間段分別為:2005-2008 年,2008-2012 年,2012-2015 年,2015-2019 年,整體體現出與機器人較 為一致的變動趨勢。機床:由于我國機床產業大而不強,中高端機床進口為主,相較國內產量數據,進 口數據可以更好地體現產業升級下的需求變動趨勢,因此我們選取機床進口數據作 為指標。從過去 26 年的機床進口數據來看,機床行業有其 10 年左右的大周期性的 特征(詳見報告《機床行業深度研究報告(一):產業發展篇:“天時、地利、人和”, 國產中高端數控機床揚帆起航》),但也鑲嵌 3-4 年小周期,從增速低谷到下一個 周期低谷的時間段分別為:1998-2001 年,2001-2005 年,2005-2009 年,2009-2013 年,2013-2016 年,2016-2019 年,雖個別年份有領先或滯后,整體也體現出與機器 人、激光、注塑機較為一致的變動趨勢??偨Y:機器人、激光、注塑機、機床四個行業體現出相似的 3-4 年左右的周期性變動特 征,主要由于這四個行業均為通用設備,需求與下游的制造業投資相關,特別是汽車、 3C 等產值占比高的制造業投資對其影響較大。2019 年為此輪增速低點,假設周期性特征 延續,在 2020-2021 年有望看到增速回升。此外,這四個行業由于發展階段不一,下游 制造業滲透率不一,增速差異較大,按照過去 10 年(2009-2019 年)的 CAGR 來排序, 機器人(38.2%)>激光(21.1%)>塑料機械1(10.03%)>機床(-3.18%),機器人和激 光行業成長性特征更為顯著。(二)后疫情時代,通用自動化行業景氣持續向上后疫情時代通用自動化景氣趨勢向上。2019 年行業增速見底,2020 年開始企穩回升,年 初疫情影響各個行業,隨著復工復產的推進,通用自動化行業復蘇趨勢顯著,增速持續 向上。疫情對通用自動化行業的影響:(1)疫情造成全球經濟衰退,各國流動性寬松, (2)中國復工復產最快,作為全球制造業核心供給端份額提升,(3)疫情后企業自動 化改造意愿更加強烈,新增資本開支中自動化比例提升。工業機器人:工業機器人單月產量增速 2019 年 10 月轉正,結束了 2018 年下半年起 的下降,2020 年年初受疫情影響有所下滑,疫情過后重拾升勢。2020 年全年工業機 器人累計產量達到 237068 臺,同比增長 19.1%,12 月單月工業機器人產量達到 29706 臺,同比增長 32.4%,為歷史新高。機床:機床行業產銷量過去 10 年整體是下降的,從金屬切削機床單月產量數據來看, 2020 年疫情后 4 月份單月增速已經轉正,10 月份累計增速也已轉正。2020 年全年 金屬切削機床累計產量達 45 萬臺,同比增長 5.9%。從機床進口數據來看,2020 年 11 月-12 月進口機床分別達到 28393 臺、10913 臺,提升幅度較大,全年累計進口機 床數量為 109483 臺,同比增長 18.8%。激光產業鏈:激光產業鏈的高頻數據我們觀察全球激光器龍頭 IPG 的收入。2020 年 年以來,IPG 營收逐步扭轉 2018 年開始的下降趨勢,特別是其中國區 2020Q3 銷售 收入同比增長 22%。注塑機:注塑機的高頻數據我們觀察伯朗特機械手(配套注塑機)的出貨數據,2020 年 6 月份以來增速保持高位,行業龍頭海天國際及伊之密均在手訂單充足。

    二、溯源:三個視角解析景氣因素
            (一)總量視角:時代背景鑄就行業景氣,3 個典型歷史時期制造業投資增速比較通用設備的下游較為分散,囊括了幾乎所有制造業,因此行業的景氣程度與制造業固定 資產投資高度相關。由于中國經濟已由高速發展階段走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由增量階段走向存量階段,固定 資產投資增速長期來看是趨緩的,我們分解過去 16 年的制造業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數據為 趨勢項和周期項。對比其周期項數據,可發現與通用自動化幾個細分行業的變動趨勢一 致。

            1、長周期視角:回顧歷史上 3 輪制造業投資,具備其時代典型特征過去 20 年制造業固定資產投資經歷過 3 輪典型的高增長/投資復蘇時期:2001-2003 年:一是應對亞洲金融危機和世界經濟低迷,政策傾斜于擴大內需,二是 加入 WTO,出口迅速拉動經濟增長,2003 年制造業固定資產投資增速達到 62%, 拉動了工業特別是重工業的增長,采礦業、重化工業等。2009-2011:受 2008 年金融危機影響全球經濟低迷,四萬億投資拉動經濟增長,2011 年制造業固定資產投資增速達到 38%?;ê偷禺a投資加快,帶動相關產業鏈投資, 裝備制造業(通用設備、專用設備、電氣設備、交運設備等)、電子制造業等投資 增速較高。2017-2018 年上半年:2016 年供給側改革之后,工業企業利潤好轉,汽車、3C 等行 業投資增速回升,且伴隨著制造升級自動化水平逐步提升,2018 年制造業固定資產 投資增速達到 9.5%。2018 年中美貿易戰影響企業家信心,制造業投資增速下降。當前時點怎么看?2020 年疫情影響全球經濟低迷,雙循環政策加碼,且中國作為最早從疫情中走出來 的國家和全世界的供給中心,制造業競爭力進一步得到驗證。疫情后中觀產量數據 及微觀上市公司數據顯示,制造業投資已啟動復蘇。展望 2021 年,出口和汽車投資 復蘇,制造業投資有進一步提升的可能。2、短周期視角:制造業投資的傳導鏈條 制造業固定資產投資與 PMI、PPI、工業企業利潤之間存在一定的傳導關系。具體邏輯 鏈條為:需求復蘇,企業家信心好轉,PMI 走強,需求進一步復蘇供不應求反應為價格 指標 PPI 上漲,PPI 上漲帶動工業企業利潤上行,工業企業利潤上行又對 PMI 產生正反 饋。當生產端繼續供不應求,企業產能利用率打滿,且企業家對為未來經濟持續好轉有 信心時,將主動加大資本開支擴大再生產,反映為制造業投資增速上行。2020 年疫情之后,國內生產生活迅速恢復,從 3 月起 PMI 位于榮枯線之上,但 PPI 走弱, 由于成本端的下降更超預期,所以工業企業利潤累計增速 10 月份開始轉正,12 月工業 企業利潤累計增速達到 4.1%,制造業固定資產投資累計增速降幅逐步收窄,12 月收窄至 2.2%。

            3、矛盾?如何理解中游產量數據與制造業投資的不匹配從歷史數據看,制造業投資增速與我們追蹤的中游產量數據基本吻合,但 2016 年之后, 數據在幅度上就開始有悖于直覺,與一些中游產量數據不匹配,具體表現在以下幾點:(1)2011 年之后制造業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數據趨勢性下行,直到 2016 年中才有所趨穩, 到 2018 年有所回升,這與我們追蹤到的中游的機器人、注塑機等行業在 2017 年下半年 景氣度高企不相匹配,(2)制造業投資即使有所回升,其幅度遠遠弱于中游產品的產銷 量表現,比如 2020 年中游產量數據亮眼,但制造業投資增速依然為負。我們認為,造成這種差異主要來源于兩點:(1)一是中國經濟進入存量階段,制造業固 定資產投資中的設備投資更新周期短于廠房建設等的投資,很多設備類投資在 2009-2011 年達到頂峰之后逐步在之后的 5-6 年、10 年左右的時間進入更新周期,此輪投資更側重 于設備;(2)中國制造業面臨轉型升級的歷史機遇期,此輪投資更多進行的是技改、自 動化升級等。(二)結構性視角:更新周期+制造升級帶來設備需求彈性隨著中國經濟從增量時代進入到存量時代,我們觀察設備類投資需求,結構性視角更為 重要,其中一是更新周期,二是制造升級。1、更新成為此輪設備需求的主導因素之一我們觀察到很多設備類需求與下游投資增速不匹配,比如 2017 年以來的工程機械高增長, 但基建和地產投資增速趨于平穩,這是因為此輪設備類需求的主導因素之一在于更新需 求。2009 年起的四萬億投資使得眾多領域的設備銷售在 2011-2012 年期間達到其峰值,按照 設備類 10 年左右的使用壽命,目前有望開啟一輪朱格拉周期。以工業母機機床為例,存量設備更新需求龐大。機床的一般產品壽命約為 10 年,而重切 削、長時間運轉的機床壽命在 7-8 年。在需求最旺盛的 2010、2011、2012 的三年中,金 屬切削機床共生產 241.3 萬臺,金屬成形機床共生產 71.5 萬臺,這部分都是有潛在的更 新需求。2、制造升級:我國面臨產業升級的歷史機遇期,制造升級大勢所趨從歷史規律看,一般一個國家承接產業后發展 30-40 年開始產業升級,中國正面臨這一 歷史機遇期。 

            低成本化趨勢:全球制造業至今經歷了四次大遷移,隨著制造業產業分工日益壯大和復 雜,主要工業國受限于人口無法覆蓋產業鏈的所有環節,只能被迫不斷向海外轉移低端 產業,同時國內向更高端的產業升級。按歷史規律中國目前正面臨產業升級階段。低端產業向更低人力成本地區和國家轉移這一規律或將發生改變。貿易保護主義升溫,新晉國家內需可能不足以支撐其發展。目前世界貿易增速已從金融 危機前大幅下降,發達國家貿易戰保護升溫,靠外需拉動經濟的模式難以復制,工業化 只能靠內部積累。但是沒有外需新晉國家很難再賺取足夠資金完成工業化的初始積累。最有可能的承接國印度的工業基礎積累薄弱。印度作為另一個人口上 10 億的大國,一直 被市場寄予厚望成為下一個中國。但印度一直沒有建立起完整的工業體系,80 年代中印 經濟總量雖然接近,但結構卻大相徑庭。薄弱的工業基礎也使其初級制造業缺乏全球比 較優勢,無法通過出口獲得原始積累,進而實現全面工業化,因此發展速度也遠遠落后 中國,錯過了全球化紅利最好的階段。傳統產業在中國完成自動化升級是更優的選擇。我國有 14 億人口,相當于所有發達國家 總和,足以覆蓋現有全部產業分工,擁有持續承載產業轉移的空間。同時正值自動化升 級的歷史機遇,自動化水平已經非常成熟,人力成本優勢不再顯著,更優的選擇是在中 國完成產業自動化升級。(三)財務視角:影響制造業企業投資的三因素對應 ROE 的杜邦拆解制造業投資從微觀視角看是企業的資本開支行為。

            從這一視角出發,制造業投資主要取 決于三方面因素:一是企業盈利情況,當制造業企業盈利好轉,企業有利可圖時,為進一步擴大企業規模 攫取利潤,企業主將考慮擴大資本開支;二是產能利用率,當企業經營有利可圖時,若企業產能未得到充分利用,一般會傾向于 先利用現有產能,提高產能利用率,當產能利用率處于高位時會考慮加大資本開支擴充 產能;三是企業融資情況,企業固定資產投資往往要借助于企業的外部融資,尤其是信貸融資 的支持,當外部融資成本低于 IRR,企業更傾向于借助外部融資擴大再生產。這三者從財務角度對應了 ROE 的杜邦拆解。


    三、展望:行業高景氣有望持續,高端化&自動化&自主化是必然趨勢,關注格局及企業商業模式變化
     
            展望 2021 年及更長期,我們認為,這一輪制造業投資的復蘇已經啟動且 2021 年能夠持 續。這一輪制造業投資復蘇的典型特征將為“制造升級”,具體體現在高端產品占比提升, 自動化改造比例提升,國產化程度提升三大趨勢。(一)行業景氣趨勢:制造業復蘇持續,制造升級背景下高端化&自動化是戰略必然選 擇1、從杜邦拆解的角度,投資周期已開啟且持續從杜邦拆解的角度,ROE 三個因素的觸底,預示下游制造業投資能力回升。凈利率:疫情之后持續好轉,企業利潤空間的修復是資本開支周期啟動的基礎。資產周轉率(產能利用率):疫情之后需求增速由負轉正,完成筑底開始回升,將 帶動企業現金流狀況回升,進而持續帶動資本開支上行。負債率:制造業企業負債率水平 2017 年之前一直在震蕩回落,2018 年起趨勢性回 升。但是我們觀察企業融資情況,一方面看企業自身負債率,另一方面還要看當時 的宏觀融資環境。2020 年流動性充裕,預計 2021 年貨幣政策保持穩健。

            2、此輪投資將側重于技改、自動化升級等傳統的制造業投資多以擴建廠房,采購新設備以達到擴大產能的目的,其主要結果是規 模的擴張。但是由于上一輪投資周期中,企業新增的產能過多,到目前為止仍有部分行 業未能完全消化前期新增產能。本輪資本擴張周期,企業的投資著重點是對存量設備的 升級,以提升效率。相對與世界主要發達經濟體,中國的生產效率仍處于較低水平,企業以改善效率為目的 的資本支出與中國經濟向高效率轉型是不謀而合的,自動化行業將極大地受益于這一過 程。(二)行業格局趨勢:高端份額提升+集中度提升+進口替代1、產業升級,制造業走向高端當前我國經濟處于由高速發展向高質量發展的轉型換擋期,對應到制造業的升級就是由 勞動力密集型向技術、資本密集型轉變,對應到的制造業中的設備類投資也隨之升級, 體現為設備投資中的中高端產品的比例逐步提升。我們觀察制造業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和高技術制造業固定資產投資增速之差,可以發現 2017 年和 2020 年這個指標持續走高,反應制造業投資向高技術領域傾斜的趨勢。(注:按照統計局分類,高技術制造業包括醫藥制造、航空航天及設備制造、電子及通信設備 制造、計算機及辦公設備制造、醫療儀器設備及儀器儀表制造、信息化學品制造等 6 大 類。)    
     

    精品久久国产字幕高潮